探訪江蘇常泰長江大橋上的武漢人 雲施工春節沒

探訪江蘇常泰長江大橋上的武漢人 雲施工春節沒

时间:2020-03-22 09: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原標題:“雲施工”探訪常泰長江大橋上的武漢人

常泰長江大橋施工現場,工人們戴著口罩在作業中。

常泰長江大橋工地上,工人正在焊接混凝土試驗段模板。

苑仁安將單位電腦搬回家裡辦公。

2月15日下午3點,常泰長江大橋建設指揮部,現場指揮長李鎮與施工單位、監理單位的負責人再一次坐到視頻會議室,連線武漢。

原計劃15日進行的主橋鋼沉井夾壁混凝土首次澆筑因一場大雪推遲,明后天能否開始澆筑?施工方案還有哪些細節要推敲?一場原本應該在項目現場開展的多方施工討論會議移到了“雲”上,“雲端”另一頭,是500多公裡外的武漢,由秦順全院士領銜的大橋設計項目組。

常泰長江大橋是省委省政府確定的重點交通工程,也是世界級的跨江大橋工程。項目設計單位是武漢的,兩個主要承建單位總部都在武漢,現場工地上還有不少人員也來自於武漢,無論是對項目的管理還是建設進度都提出嚴峻挑戰。疫情之下,大橋建設如何突破這重重困難?日前,揚子晚報記者探訪大橋項目中的武漢人,深入了解他們的工作和生活狀態。

●克難奮進

確保重大工程有序推進

常泰長江大橋是世界上最大跨度的公鐵兩用鋼桁梁斜拉橋,首創集高鐵、高速公路、普通公路於一體的“三合一”過江模式,也是目前江蘇體量最大的跨江大橋工程。

一場疫情,讓常泰長江大橋的建設迎來了種種困難。為確保沉井在今年長江汛期前能下沉到相對穩定深度,沉井結構安全度汛,在江蘇省交通運輸廳的領導下,省交通工程建設局超前謀劃,精心准備,開創性地採用“雲端”會商模式,通過視頻連線駐留武漢的大橋設計項目組,共同研究方案、精心部署﹔現場兩個沉井施工單位400多名工人春節期間留守現場不間斷施工,目前更多工人分批有序抓緊返崗復工,有力地保障了重大工程按進度推進。

為滿足疫情防控和項目建設的雙重要求,常泰長江大橋指揮部針對現場湖北參建單位和參建人員較為集中的實際情況,第一時間成立了各級防控領導小組,明確防控責任,落實防控措施,做好防控宣傳,保障口罩、體測儀和消毒液等防控物資。同時,工人返崗后進行隔離觀察,參建人員按照同一地區、同一時間、同一班組等情況相對集中住宿,分開用餐,嚴密監控體征,避免交叉感染。截至目前,項目工地現場人員健康狀況良好,未發現確診及疑似病例。

A ◎傅戰工 (中鐵大橋院第二設計院院長)

“原本對著圖紙的討論全改到了‘雲’上”

“確實,突發的疫情,給我們復工帶來重重困難。什麼時間能恢復交通?什麼時間外地員工能返回工作地?什麼時間能返崗?還能按原計劃完成工作嗎?大家都很焦急。我會不會攜帶病毒?會不會傳染給家人?很多被隔離員工的心理、身體和工作更面臨多重壓力。”14日下午,記者接通傅戰工院長電話時,他正在家准備當天下午的關於常泰長江大橋設計施工圖的視頻會議。

“幾乎每天都開視頻會,常泰長江大橋的每一步施工圖都要經過我們審定,大家都是在居家辦公,包括我們董事長秦順全院士,也是每天在群裡,一邊通過聊天舒緩並穩定大家的情緒,一邊商討如何在既有條件下開展工作。”

微信辦公條件有限,且難以共享屏幕。大家通過比選各大平台的辦公遠程軟件,選取了合適的辦公視頻工具,解決了在線人數、會議時長、PPT演示等問題。此后,項目上的各種討論和會議就都在“雲”上進行了。不過,居家辦公效率自然與面對面交流存在差異,比如討論圖紙的細節時,原本現場手一指的事情,隔空要瞄准同一個地方,就費事很多,這也讓同一工作花費的時間變長了。

“現在每天的狀態就是,我和兒子一人一個房間,我工作,他上網課。最多兩三天下樓去買個菜。”傅戰工告訴記者。

“孩子媽媽不在家?”記者問道。

“是的,她在漢口火車站工作。”

“火車站不是停運了嗎?”記者問。傅戰工告訴記者,日常客運停了,但很多防疫人員和物資每天通過火車運到武漢,“她從年前臘月二十九去單位就沒回來過了。”

B ◎苑仁安 (常泰長江大橋主航道橋設計負責人)

“借了鄰居電動車,去單位將電腦搬回家”

按照原定計劃,常泰長江大橋設計施工圖的評審就在這個月底,時間很緊張。主航道橋施工圖設計負責人名叫苑仁安,是中鐵大橋設計院的一名年輕設計師,85后。

做設計,對電腦的配置要求很高。“接到2月10日武漢要對小區封閉式管理通知后,我們幾個在武漢的同事就決定去單位將電腦搬回家。”大家事先聯系單位后勤排定時間,因為一層樓隻能同時有一兩個人在單位,去之前后勤還要對具體辦公室先消毒。此時已經不好開汽車,一位熱心的鄰居將電動車借給了他。

2月11日,武漢正式對居民小區實施了封閉式管理。這時候,又出了個問題。項目組很多回老家過年的同事,此前是通過遠程控制單位電腦異地工作,可時間一長,有十幾台電腦休眠了。苑仁安家住得離單位近,去重啟設置電腦的任務交給了他。“社區網格員給我批了2小時的外出時間,又跟單位后勤溝通好,下午5點出門,7點前回來。”這次苑仁安選擇了走路去單位,正好活動一下。到單位后要穿一次性鞋套,戴一次性手套,花1個小時把同事們的電腦都設置成永不休眠后,正好趕在7點前回到小區。

“現在武漢是疫情中心,出門會害怕嗎?”記者問他。“怕,怎麼不怕,我們單元裡就有一家人隔離或是住院了。”苑仁安告訴記者,他們一家三口和岳父、岳母一起住,每兩三天一次要去小區門口拿網上訂的菜,都是他一個人去,按電梯就用紙巾包著手指,下樓扔進垃圾箱。

居家辦公的生活雖然“悶”了點,疫情下的大環境盡管“沉重”了點,發生著許多事卻讓他心裡暖暖的。“小區成立了好幾個微信群,有事大家都會互相幫忙。小區裡有一個協和醫院的醫生,年前就沒回過家,家裡還有2個孩子,上次說家裡口罩沒有了,網格員很快就給她家送了去……”

C ◎吳啟和 (常泰長江大橋A1標常務副總工)

“武漢同事感染了,大家一起幫他買藥寄過去”

16日下午4點多,記者打電話給吳啟和時,他正乘坐交通船從常泰長江大橋5號墩沉井工地現場回岸,隔著電話能聽到江風呼啦啦地吹。17日下午很可能將正式進行沉井夾壁混凝土首次澆筑,他要去現場再檢查一下各種材料和設備的准備情況。

5號墩沉井的承建單位是總部位於武漢的中交二航局,吳啟和作為技術人員被派到了施工一線做技術指導。因為工期緊張,1月22日完成了首節鋼沉井的精准著床后,夾壁混凝土澆筑就開始緊鑼密鼓地准備起來了。“從去年11月份之后就沒有回過武漢了,原來因為施工的需要,這個春節原計劃就是留守工地,可哪裡想到突發疫情呢。”

與吳啟和一起借調到常泰長江大橋項目部來的中交二航局技術中心人員一共4名,“我們有3個人留守工地,還有一個同事回武漢了,本來是要春節期間辦婚宴的,結果婚宴也沒辦成,現在在武漢居家辦公。”

80后的吳啟和和妻子都是二航局技術中心的員工,也都是“新武漢人”。1月20日,妻子便帶著兩個孩子回四川老家了。作為“武漢來員”,妻子孩子在老家被隔離了。“每天我們會通電話,幸好,除了出門買菜有限制,在岳父岳母照顧下,他們都還不錯,她現在也在老家辦公。”

如今,疫情,已經成為吳啟和他們中心工作群裡主要聊的話題。中心在武漢的一位同事,每天陪岳父去醫院做透析,后來岳父確診后,岳母疑似,他自己也輕度感染。“我們在外地的同事想各種辦法給他寄去藥品,最近幾天已經基本恢復了,他岳父住進醫院后病情也穩定了。”吳啟和說,大家團結互助,患難見真情。(石小磊)

(責編:蕭瀟、張妍)